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e家资讯 > e家动态 > 最新动态 > 莆田
标本兼治除陋习 莆田秀屿刮起文明风
来源:福建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02-01 点赞数:0   点击量:0
字号:T|T

每逢春节、元宵,高价聘金、铺张浪费、燃放烟花等问题总会集中出现。近几年,秀屿大力开展移风易俗工作,扭转不良风气,特别是党员干部和企业家带头示范,起到积极影响,如今,低聘金、零聘金比比皆是。林玉盛是秀屿区盛兴医院董事长,打算在春节前给儿子简办婚礼,还计划捐出一笔钱作为教育基金,用于助学助教,回馈桑梓。

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弘扬科学精神,普及科学知识,开展移风易俗、弘扬时代新风行动,抵制腐朽落后文化侵蚀。秀屿区高度重视移风易俗工作,拿出过硬办法,下大力气,坚决把歪风陋俗刹住。

不比阔气比公益

“今年提前回乡过年,这几天到处征求意见,打算捐一笔钱,作为乡村建设基金,用于环境卫生、医疗养老、扶贫助困等各项事业。”1月29日,在秀屿区东庄镇镇政府,记者巧遇东沁村村民游金云。他在海南经营医疗健康生意,事业有成,这次趁父亲当选村老人协会会长的机会,想为家乡做点贡献。

东庄镇镇长洪春水介绍说,东庄镇前几年聘金高得离谱,而且愈演愈烈,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元,甚至上百万元,一下子带坏了整个社会的风气,很多人跟风随大流要求高价聘金,但是大部分普通群众负担不起,敢怒不敢言,有的人被逼得“走投无路”,借起了高利贷。

高价聘金还诱发了经济纠纷、家庭矛盾等问题,东庄村村民林美芳讲述了这样一个案例:嫁方事先答应会全部退还聘金,所以娶方就凑了一大笔聘金,在结婚当天交给了嫁方,做个样子给外人看。结婚后嫁方却反悔了,后来因为这件事情,两位新人不仅婚后没多久就离婚了,还打起了聘金官司。

移风易俗,秀屿区不仅让群众自愿摒弃高价聘金、攀比炫富等陈规陋习,还注意引导群众热心公益事业,形成“不在铺张浪费上搞攀比,而在兴办公益事业上比贡献”的良好风气,带动工作快速、扎实、有序推进。

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执行会长詹阳斌,年底准备回乡给儿子办婚宴,按惯例保守估计酒席要办60桌,花费在百万元以上,但他专门从北京打电话给洪春水,询问具体的政策规定,全力配合移风易俗工作。最后在洪春水的建议下,詹阳斌决定婚事简办,在自家老宅小范围操办,将节约下来的100万元捐作公益基金。

“去年,东庄镇新建、扩建了43条村道,投入的资金基本都是各个村的公益基金。前几天,又有一个老板,准备捐款10多万元,专款专用,将东庄边防派出所所在村的村道白改黑。”洪春水说,东庄镇有24个建制村,每个村都有一个公益基金。

记者驱车来到东庄镇马厂村,村里有一座用公益基金修建的妈祖文化公园,配套有一条观光木栈道,还有供村民娱乐休憩的公共广场和活动中心。“以前这里是个荒地,村民随地乱倒垃圾,旁边还有条咸水沟,是海水倒灌进来形成的,也比较脏。”村民詹金炼说。

从点到面全铺开

“最近正在筹拍一部微电影,暂时命名为《谢谢你的爱》,计划2月1日开拍,春节前拍好,正月在外经商的村民都回乡时对外播放。”秀屿区月塘镇党委书记郑碧娥介绍说,微电影围绕一个当地男青年准备与女友结婚,想用个人积蓄在家乡盖房子,由此与外地女友产生的一系列矛盾冲突而展开。

前几年,有一条“月塘百万新娘”的新闻见诸报端,引起社会强烈反响,造成不良影响。针对此事,月塘镇率先启动移风易俗工作,将矛头指向高价聘金。2016年10月,以霞塘村作为试点,月塘镇出台村规民约引导移风易俗,之后铺开到所有的11个建制村。

“村规民约先由镇里统一设置大框架,然后各个村根据自身具体情况进行制定。制定前征询老人协会、宫庙董事会等成员意见,将各项标准控制在合情合理的范围内,既能让群众接受,又有可操作性。”郑碧娥说,在形成初步意见后,再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和党员大会,通过并施行。

2017年11月,月塘镇对旧的村规民约进行补充、修改、细化,明确了婚礼聘金、桌数和菜金的具体数额,例如,聘金最高不得超过20万元,酒席不超过20桌;同时,涉及的内容更多更广,其中有一半以上是简办婚礼以外的事项,比如建房不攀比炫富、节日少燃放烟花爆竹、简办丧事等。

眼下,月塘镇准备结合“三下乡”活动,评选一批最美庭院,每个建制村选出一栋,必须是合法建筑,而且要具有特色、干净卫生,借此呼吁村民遵守国家相关规定,禁止违规搭建房屋,遏制攀比炫富行为。

“移风易俗工作已经在全区全面铺开,涵盖方方面面,包括各种陈规陋习和不文明现象,哪里冒头就打哪里。”秀屿区委文明办主任戴建伟说,树立新时代文明风气,打造美丽秀屿。

在禁燃烟花方面,东庄镇走在了前头,已经以莆头村和秀屿村为试点,实现全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,只能使用礼炮或电子炮。今年,东庄镇又开始探索如何最大程度利用电子炮功能,将其与元宵巡游结合起来,当巡游队伍路过每家每户时,在家门口响起电子炮,取代过去燃放烟花爆竹的祈福方式。

一以贯之靠机制

“移风易俗工作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,还要避免回潮现象发生,需要形成机制,使其制度化、规范化,并且长期保持高压态势。”戴建伟说,不久前《秀屿区深入推进移风易俗工作五项制度》正式印发,五项制度即落实报告、定期汇报、督查通报、谈话提醒和责任问责。

按照规定,秀屿区全体党员干部、国家工作人员和各村(社区)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,都要事前报告;各镇和区直单位要定期向有关部门汇报情况,包括辖区内的移风易俗工作和五项制度的落实;区委文明办牵头组织督查组,不定期对各镇各单位进行督查,并通报结果;当陈规陋习、铺张浪费、负面影响出现苗头时,各级各单位要层层分别谈话提醒;对工作不力、不报告公示、弄虚作假的干部,予以问责。

“党员干部身份特殊,更应该对其一视同仁,用一样的标准严格要求他们,这样才能让群众心服口服,减少抵触心理。”秀屿区纪委副书记、监察局局长林建说,“如果发现党员干部违纪违规,绝不例外,一律问责处分。”

2017年2月,东庄镇干部陈某为儿子举办婚宴,邀请下属单位工作人员及该镇19个村的村干部40人赴宴,共计收受礼金38100元。2018年1月,秀屿区纪委对其予以立案审查。

秀屿区各镇、村(社区)还形成了“四个一”工作机制,每个镇都有一支督导劝导队伍和一个婚姻介绍服务平台,每个村(社区)都有一个红白理事会和一套村规民约。每当获悉哪里有违反移风易俗规定的消息时,督导劝导队就会马上进村入户,找当事人约谈,直至说服对方纠正为止。

为了有效遏制高价聘金现象,秀屿区还专门调查统计“三类人群”,包括年满17周岁未婚青年、已订婚未操办婚宴青年和民间媒人。当地流传着一句话,“田三厝四媒五”,意思是民间中介人在田地、房屋买卖和婚嫁中,如果促成的话,分别抽取3%、4%和5%的介绍费。“媒人对高价聘金起到推波助澜作用,多的时候,有人一年能赚到几十万元。”郑碧娥说,全镇现有179个媒人,要求每次收取介绍费不得超过2000元。

(全媒体记者 林剑波 通讯员 刘金通 林书函 文/图)